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香港龙坛特分析网6084 >

哈士奇男孩黄子韬能有什么坏心眼儿|腾讯新闻贵圈

发布日期:2022-05-13 15:0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《新游记》上线两周,嘉宾黄子韬发了两条相关微博,一律没带节目宣传词条。这很“黄子韬”——不在意规则,但又很会“给”。

  他先是吐槽自己是“新游记之最大冤种”,又在体验了一天保安工作后,掏了点心窝子:以前被反复要求扫码,“心里很不爽”,现在对保安兄弟的工作有了亲近,号召大家“进出扫码,安全你我他”。

  梗是新的,有脾气,也有笑点,还带着点难得的、不营业的真实。有人问,是不是在《新游记》他才这么有趣?资深人士回答,他的综艺都很逗。

  在“归国四子”这个颇有时代感的名词全方位变形瓦解之后,出道10年的黄子韬,竟然看起来没什么变化:他十年如一日地,在安全范围内随心所欲地发疯。他始终没有什么大众意义上的代表作,但好像也没有过气——偶像剧仍然找他,他也仍然接得到头部综艺,上个热搜也不难。

  节目第一期的答题环节,他说电动车能用雷电、闪电充电——如此低于普通人常识水平的回答,在黄子韬身上摩擦出神奇的火花,把节目和他本人一并送上热搜。

  《新游记》这种体验类综艺,黄子韬无疑是最带话题的“综艺神兽”。他一如既往地“嘴在前面飞,脑子在后面追”,经常不服导演的安排,不断撂狠话,也会在被现实狠狠打脸之后一秒认怂。他第一个挑战危险游戏,也会主动融入深圳“三和大神”的江湖——别的嘉宾还在局促等待,他已经开始搭讪路边的素人了:“兄弟,你哪的?”

  他嘴上说着只干300块钱的工作,双脚却踏上日薪200的招工巴士。这是一份拆舞台的力气活,他和陈飞宇得连续工作8小时,才能赚到工钱。第三个小时刚刚过去,他已经开始嚷嚷了:干不动,身体受不了。他还“煽动”一旁的打工人:这工作我不喜欢,你也完全可以去找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来干,没有必要耗费在这里,伤害健康。

  想象一下,这类“何不食肉糜”的论调,出现在其他任何一个明星身上,小则一段微博道歉,大则一场“滚出娱乐圈”的舆情。而黄子韬却能全身而退——十年了,他坚持作为一只“二哈”行走在娱乐圈,压根儿没打算“修炼成人”,也因此获得了“赦免”。

  不懂疾苦,就不假装自己懂;干不动,就索性撂挑子……种种出尔反尔、无知无畏的言行,在黄子韬身上都成立。观众对他没有励志方面的期待,也乐得笑纳他身上种种真实的小缺点、小毛病。在最新的一条微博里,他转发了网友对他的评价:“hzt感觉真的没啥缺点”。对这个直白的赞美,他给予了“黄子韬”式的肯定。

  有人说,“二哈”是对黄子韬最贴切的性格写照。在狗的世界里,哈士奇是独特且鲜明的存在:活动好动,精力旺盛,有神经质,一发神经就爱拆家;对任何人都温顺,看家能力基本为零;个性独立且固执,服从性偏差,也就是不太听话。虽然哈士奇的智商不低,但由于这些性格特点,它们显得特别傻。

  这段话对理解黄子韬非常重要。他也是少数能把自己活成形容词的艺人。不过,在“二哈”这个标签被普遍接受之前,很多人一度觉得他是娱乐圈里的怪物。

  出道前五年,他都是被嫌弃的:画烟熏妆被嫌弃,说rap被嫌弃,和队友在舞台上推搡被指责,和粉丝互怼被炮轰,和SM解约回国更是被视为叛徒……他有专属的黑头衔和专属的黑贴吧,娱乐圈那几尊著名的毒舌大炮也点名嘲笑过他。

  即便不关心娱乐圈的人,早年上网冲浪也很难躲得过“三生三世五里韬韬”的流行梗,以及一张张表情包里他夸张到变形的五官。

  他是第一批算得上“流量”的艺人,只是他的粉丝还没有黑粉能打——微博下面聚集着黑粉列阵叫骂。他是“归国四子”里人气最低的一个,也是对非议反弹最强烈的一个。为了反击私生饭,他的头像里出现了以F开头的单词。那段时间,其他队友致力于成为娱乐圈纯情偶像或者励志榜样,而黄子韬的微博里,始终有脏话,有烟,有杜蕾斯。

  他线年的综艺《线》——那一年,“小鲜肉”还是各大综艺节目的热门人选,鹿晗上《奔跑吧!兄弟》、张艺兴上《极限挑战》都是赶上了这阵风潮。黄子韬在这档综艺里的开局并不好。一开始,人们批评他不懂礼貌,自由散漫,是被罚做俯卧撑最多的明星。他臭屁、中二、喜欢立flag,又分分钟被打脸。教官要求大家进行自我批评,黄子韬的回答是:“我觉得我很完美,我喜欢我自己。”这档高强度、半军事化管理的国防教育节目里,黄子韬承包了绝大多数笑点。这为他积累了第一批大众层面上的人气,也让网友第一次见识到了他的哈士奇属性。

  黄子韬当然知道自己被大家说成“二哈”。在经历了一段“没有人骂我都不习惯”的过程后,他对表情包放平了心态,继续说着“狗带”(go die)的烂梗。

  2019年,《人物》杂志采访了黄子韬的父亲,人们罕见地看到一个明星的父亲的生活,也看到这对父子之间的理解与误解、抱怨与爱。尽管父亲在采访中也带着“黄子韬”式的自信张狂,但这篇报道还是提供了黄子韬的一个巨大的切面,人们逐渐相信也接受了他“傻、飚”等性情的来处。

  十年了,黄子韬的哈士奇属性一直保持着,没有分裂,没有垮掉,牢固得让人无从怀疑。他还是会在微博上怼粉丝、网友和狗仔,有时也“多管闲事”“路见不平”,比如前年替身陷解约风波的女团选手Yamy发声,去年看奥运会气得骂街……人们格外地接纳他的发怒和发疯,毕竟谁都知道,二哈能有什么坏心眼儿呢。

  他频频在娱乐圈逆行。2019年,明星们还在微博上铺天盖地营业的时候,黄子韬撂下狠话,“这里是广告、营销、热搜、负面、推广的天下……不值得说任何心里话”,宣告不再更新微博。如今,当同行们纷纷从微博撤退求自保时,他又卷土重来,肆意地发牢骚,写错别字,滥用省略号,发自己的照片,炫富,自恋,或者自黑。

  他的采访片段、综艺亮点不断被集结成“快乐源泉”传播在网上。他没有过度地参与影视行业——虽然也偷偷摸摸地拍烂片,但没有毁掉过任何观众期待值特别高的IP。在他参演的作品里,评分最高的是电视剧《热血少年》《热血同行》,那是被认为“本色出演”的热血风格的剧本。

  曾经的队友,年过三十之后都在尝试转型,而他似乎也没在考虑这事。在2022年4月播完的偶像剧《不要和老板谈恋爱》里,黄子韬饰演一个完全不可信的霸道总裁。表演乏善可陈,剧集评分也不高。但观众没有把对着其他流量艺人的枪口对准他,只是把这次不够成功的尝试,归结为黄子韬“本色出演”。人们深信,黄子韬的种种,不过是在演自己。

  音乐博主耳帝回忆,在一次日本的采访里,黄子韬直言不认识披头士,也会把英文单曲《7 years》念成《3 years》——他不介意被公开某方面的匮乏,顺便额外奉献一点有趣。用耳帝的话来说,他“不遵从假笑、卖萌、香港六和四不候开奖结果记录。暖心、周到、充教养等《中国明星标准行为准则》……丰富下市面上单一又乏味的偶像面孔。”

  今年2月,黄子韬又和粉丝在微博上打了一架。起因是一则恋爱绯闻,粉丝和他骂了好几页。他在评论区发飙:“一个个幻想症还是怎么了,一张照片我需要说什么?”粉丝也委屈:“怼粉第一名。只会窝里横。”换做别的明星这或许是新闻,但放在黄子韬身上,没人对此表示惊讶。甚至粉丝和他之间日渐形容一种少见的默契:与其忙着出警控评,不如养精蓄锐和黄子韬对骂。有时,他也愿意唠几句心里话,白小姐开奖现场直播中心!但拒绝“让粉丝对我抱有幻想”。

  黄子韬身上永远贴着“初代流量”的标签,但此刻,已经鲜有人还把他视作流量了。新的流量崛起得更快,更来势汹汹——尽管他们不敢画烟熏妆,不敢发脾气,不敢口出狂言,不敢真实地表达自己。

  真正越界的疯子已经在娱乐圈消失了,更多的“正常人”正在无可抵抗地适应着这个不确定的时代。而黄子韬,作为上一个十年遗留下来的“流量”,以身上罕见的个性和真实,换取了舆论场里最后一点豁免权。